!--temp.google_tongji_new--]
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加载中...

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
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

开通VIP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第六章 从属(三)--背叛老公的追忆--
第六章 从属(三)--背叛老公的追忆--
时间:2018-12-26 17:15:07

第六章 从属(三)--背叛老公的追忆--

第六章 从属(三)


         --背叛老公的追忆-- 七月二十五日 星期一


    星期一清晨,冯可依乘坐鞠启杰的私人飞机飞到了汉州机场。穿着鞠启杰给

她准备的大红紧身连衣裙,里面没有穿任何内衣的冯可依扶着舷梯的扶手,舞动

着被包裹得前凸后翘的身体,慢慢地向下走去。


    “可依,你的身体真是太美妙了,令人回味无穷,这三天我很快乐,你呢!

也像我一样快乐吗?”在冯可依身后不急不慢地走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凝视

着浑圆的臀部的鞠启杰开口问道。


    “是……是的,我……我也很快乐。”冯可依停住脚步,下意识地回过头,

吞吞吐吐地答道。


    “还想让我给你快乐吗?”鞠启杰也停下了脚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冯可依。


    “想……”冯可依深吸了一口气,羞惭地答道,脸上升起一团绯红,心中却

在怪责自己,我在说什么啊!怎么能说出这么羞耻的话呢……


    “既然这样,分手前再为我服务一次吧!免得你把它忘了。”鞠启杰拉下西

裤裆部的拉链,把他巨大的肉棒掏出来,威风凛凛地站在舷梯上,等待冯可依为

他口交。


    啊啊……竟然要我在这样的地方……虽然飞机停在机场单独划出的私人飞机

停机位,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乘客和地勤人员,但通过航班楼的窗户还是能看到

这里的,冯可依仿佛被控制了似的,不顾被人撞见的羞耻,向上登了几级台阶,

款款跪在鞠启杰脚下。


    “启……启杰先生,让我喝……喝你的牛奶吧……”仅仅三天,冯可依便在

鞠启杰严苛而密集的调教下沉沦了,心甘情愿地从属于他,再也升不起丝毫反抗

的念头。冯可依仰起脸,羞答答地请求着,然后,伸出双手,恭敬地把鞠启杰的

这根推她堕入快乐的地狱的肉棒捧在手里,潮红的脸颊弥漫着春意,慢慢地张开

嘴,在龟头上喜爱地舔了几下,便一口含了进去。


    几分钟前,在机舱的豪华软座上,鞠启杰托着冯可依的臀部,冯可依搂着鞠

启杰的脑袋,他们以男下女上的坐姿,激烈地做爱,彼此都获得了一次极大的满

足。刚刚把冯可依的阴户灌满了精液的肉棒泡在柔软温暖的口腔里,虽然才射过

精不久,但天赋异禀的肉棒很快恢复了生机,重新勃起成一根粗壮坚硬的巨棒,

把冯可依的嘴巴撑得鼓起来。


    冯可依早已见惯了鞠启杰宛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样过人的精力,不像刚开

始时为刚射过精、不需要休息紧接着便又生龙活虎的肉棒感到惊愕万分了,只是

更加喜爱地伸出舌头舔着、用柔软的嘴唇吞吐着,全心全意地侍奉着这根打破她

为寇盾保守贞操的幻想又带给她无尽快乐、无数次高潮的人间凶器。


    “唔唔……”冯可依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呜鸣,头发被鞠启杰抓在手里,用

力一扯,脑袋猛的撞在他的裆部,含在嘴里的肉棒一下子就刺进了喉咙深处。


    揪住头发、摇晃脑袋是鞠启杰开发出来的、可以快速开启冯可依快感之门的

钥匙。每当口交时,被鞠启杰粗暴地揪起头发、用力地摇晃脑袋,阴道里便不受

控制地收缩起来,冯可依感到一阵强烈的受虐快感从身体里涌起,在心中悲叹被

如此残酷地对待的同时,心跳却越来越快,越来越兴奋,大量的爱液简直像山洪

暴发一样从阴户里喷射出来。


    啊啊……啊啊……我变得好兴奋,要受不了了……心儿像要跳出来那样剧烈

地跳动着,冯可依在心中浪叫着,不久前注进阴户里的精液在爱液的狂溢下,汩

汩地流了出来,沿着大腿,滴滴答答地落在舷梯上。


    喉咙里被猛的捅进一根又粗又硬的肉棒,喉咙变得又痛又痒,好想吐,冯可

依非但没有把肉棒吐出来,反倒竭力忍耐着呕吐感,把嘴张得更大,让肉棒进入

得更深,自虐似的给鞠启杰做着身后口交。巨大的肉棒完全把喉咙当成了阴道,

又是撞击,又是旋磨,蹂躏着娇嫩的喉底,冯可依被呛得眼泪直淌,感到一股怪

异而刺激的快感正从喉咙里升起来,快速地向身体辐射而去。


    “唔唔……唔唔……”喉底的肉棒开始加速抽送,冯可依不住发出沉闷的呻

吟声,成串的唾液被巨大的肉棒带出来,顺着嘴角往下滴淌。想到鞠启杰把她的

喉咙当成阴户来使用,不管自己难不难受、辛不辛苦,只图他快乐,一味地强抽

猛插,冯可依不禁更加兴奋了,分外刺激的受虐快感包拢着身体,爱液溢出的愈

发汹涌。


    “可依,想喝吗?”连续高强度的抽插令鞠启杰到了射精的边缘,但仍不失

镇定,平静地问道。


    冯可依抬起眼帘向上看去,与鞠启杰淡漠的眼神对上,一边任由巨大的肉棒

在喉咙里快速地冲刺着,一边羞涩地轻轻点头。


    啊啊……啊啊……虽然他的肉棒好大,他也好蛮横,一点也不顾我的死活,

但这样给他口交,我好舒服啊!啊啊……给我,我要,启杰先生,可依又想喝你

的牛奶了……在喉咙深处用力撞击的龟头开始抖震起来,冯可依知道鞠启杰要射

了,不由感到一阵兴奋,情不自禁地一边在心里说着淫词浪语,一边加快吞吐的

速度,忍住呕吐感,用柔嫩的喉底摩擦着又胀大了一圈、格外硕大的龟头。


    感到喉中的龟头猛的向上一翘,口交经验丰富的冯可依连忙把吞吐的速度降

下来,屏住呼吸,用力仰起头,把下颚突出,好让即将发射的龟头进入得更深。

就在冯可依刚刚把姿势摆好,深深插在喉咙里面的肉棒便痉挛着,开始射出一弹

弹灼热有力的精液,而冯可依则迷蒙着双眼,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像待哺的天

鹅一样张大着嘴,静静地等待鞠启杰把所有的精液射进她嘴里。


    “呼哧……呼哧……啊啊……啊啊……”当萎蔫下去的肉棒从嘴巴里拔出去

后,冯可依剧烈地耸动着双肩,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还不忘伸出柔软的舌

头,去舔刚射过精的肉棒,为鞠启杰清理干净。


    “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鞠启杰把被舔得洁净闪亮的肉棒塞回裤裆里,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那样,若无其事地对跪在舷梯上的冯可依吩咐道。


    “谢谢,那……那我回去了。”冯可依慢慢地站起来,用手背抹了抹湿津津

的嘴角,被那句她理解为关心的话搞得心一阵乱颤,复杂地看了一眼鞠启杰深邃

而冷漠的眼眸,脸突的一红,垂下头,小声地说着告别的话。


    “啊!唔唔……”冯可依突然发出一声惊叫,随后声音戛然而止,变成一阵

旖旎的鼻喃声。


    鞠启杰弯下腰,捧住冯可依绯红的脸颊,猛的覆上了她的嘴唇。


    “啊啊……啊啊……”一场激烈的法式湿吻过后,冯可依剧烈地娇喘着,高

耸的乳峰波浪般的起伏着,顶得紧身连衣裙的胸襟都要裂开了,一双含春的杏眼

仰视着着鞠启杰,荡出迷醉的光芒,被拉成丝的唾液染得更加樱红、就像涂了亮

彩的嘴唇微启,喃喃地轻呼,“启杰先生……”


×××××××××××××××××××××××××××××××××××


    天啊!这三天,到底是怎样的三天啊!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归心似箭的

冯可依坐在从机场回家的出租车里,幽幽地叹了口气,双眼呆滞地望着车窗外飞

快后退的景色,脑袋里像走马灯似的掠过一幅幅这三天里发生的事情的画面。


    到达东都,被迫参加奴隶拍卖会,在激烈的竞价中,冯可依最终被被财力雄

厚的鞠启杰拍到手,之后,被带到东都的标志性建筑物一个六星级酒店的总统套

房。整整三天,在那个金碧辉煌的总统套房里,鞠启杰对冯可依进行了彻底的母

狗奴隶调教。


    除了必不可少的睡眠外,鞠启杰无时无刻不在调教着冯可依,即使是少得可

怜的睡眠时间,也给冯可依的脖子上戴上了狗项圈,在肛门和阴户里插上启动的

电动假阳具,把她紧紧地捆起来,固定在巨大的圆床上。可以说,冯可依这三天

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在参加拍卖会时,冯可依还天真地认为会像在月光俱乐部时一样,由于阴户

锁上了荷包锁,玩弄她的贵宾只能悻悻地放弃无门可入的阴户,这样,就保住了

唯一可为寇盾守贞的地方。可是,令冯可依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张维纯不仅把她

卖给了鞠启杰,同时,还把荷包锁的钥匙一并卖过去了。


    钥匙交过去的刹那,就是鞠启杰火热的精液在冯可依那只能允许老公插入的

阴户里喷射的倒计时的起点,也是冯可依堕落的起点。可惜,冯可依并不知晓这

一切,她没有想到她的阴户会被鞠启杰的肉棒侵入,也没有想到在鞠启杰天赋异

禀的肉棒和高超的技巧下,她会感受到比和寇盾做爱时要强烈许多的快感,淫荡

地扭着腰肢,像个贪婪的荡妇一样去乞求鞠启杰,给她高潮,给她快乐。


    沉沦进肉欲里的心儿只需屈服一次,就轻而易举地被鞠启杰打破了脆弱的蛋

壳,虚假的面具顿时崩溃了,暴露出M的本质。寇盾也调教过冯可依,可他的那

些手段和烈度与鞠启杰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冯可依感受着寇

盾没有给予过她的,很快坠进了从没体验过的那么兴奋、那么发狂的快感地狱,

只有少许残留的理智还在警醒着她,使她没有一头陷进去,保留着一丝彷徨。


    可就是那一丝丝彷徨也很快被一场场酣畅淋漓的做爱融化掉了,新婚不久就

离开了老公,久旷、急需抚慰的身体一次次被鞠启杰的大肉棒带上了高潮,使冯

可依获得了极大的满足。而且,鞠启杰还在不停地调教着她,在严苛的调教下,

冯可依的M本质得到了洗炼,完全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所谓的绳醉在冯可依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只要麻绳勒紧肌肤的声音响

起,她就仿佛迷醉似的,被胜似情人的手的麻绳带进了似泄非泄、欢畅舒愉的痴

醉状态。还有浣肠、滴蜡、深喉口交、鞭打、踏脸……在数不清的调教手段下,

冯可依全身浮出细汗,口里发出欢快的呻吟和尖叫,被苦痛背后的快感占据了身

心,被屈辱的苛待搞得兴奋不已,流下了喜悦的眼泪,感到从属的醉人快感。


    仅仅过了一天,食髓知味的冯可依便屈服在鞠启杰的淫威下,甘愿把身为人

妻的肉体奉献出来,像是侍奉主人的女奴一样,尽其所能地讨好着鞠启杰,满足

着他的欲望。不再是被逼迫的了,冯可依发自内心地请鞠启杰享用她的嘴巴和肛

门,乞求鞠启杰和她做爱,用她爱不释手的大肉棒插进只属于老公一个人的阴户

里。


    当阴户如愿以偿地被肉棒贯穿后,冯可依像八爪鱼一样缠绕在鞠启杰身上,

意乱情迷地扭动着腰肢,吁吁娇喘着配合他,在品尝愉悦而刺激的快感的同时,

以牡犬的本能不忘给他最舒爽的享受。在鞠启杰要射精时,冯可依更为痴狂地乱

扭着腰,央求他不要拔出来,全部射给她,射在她孕育生命的子宫里。


    属于鞠启杰的这三天,除了第一天冯可依还在抵抗和彷徨外,其余的两天,

冯可依完全融进了母狗奴隶的角色里,背叛了寇盾,忘记了她是寇盾的妻子,忘

记了女人的尊严,一心一意地做鞠启杰的牡犬,把身心奉献给她一无所知、甚至

连样子都没有看清楚的鞠启杰。


    从红色紧身连衣裙里裸露出来的两只手腕和臂膀上,被绳索捆缚过的痕迹还

没有消除,醒目地涂布着一条条暗红色的条纹,冯可依下意识地抚摸着这些淫荡

的印记,还是有些痛,火辣辣的。


    出租车外面响起一阵超车的警示鸣笛声,冯可依身体一震,从回忆的遐想中

惊醒过来。


    “坐上出租车后,你才可以取下隐形眼镜。”


    冯可依这时才想起鞠启杰的话,连忙伸出抖颤着的手,放到眼眶旁,把遮掩

了三天眼睛的隐形眼镜取出。不算强烈的日光照射在眼眸里,冯可依感觉眼前一

阵耀眼、发花,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渐渐的,陷入三天昏暗世界的眼睛适应

了外界,焦点逐渐集中,车窗外的景物变得清晰起来。


    “我想还是不让你看到我的样子为好,我是谁你暂时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

道我是你的主人,一个带你进入刺激的SM世界里、给你无尽愉悦的男人就足够

了。而且,眼前模模糊糊,看不清东西的恐怖也会给你一种新奇的兴奋感吧?”


    这些话是在一次激烈的做爱后,获得满足的冯可依像个温柔的情人一样伏在

鞠启杰坚实的胸膛上,在他耳边轻声询问为什么给她戴上起遮挡视线的眼罩作用

的隐形眼镜时,鞠启杰告诉给她的。


    为什么启杰先生只告诉我名字,不让我知道他的情况呢?甚至,连样子也不

让我看到。难道他是个大名流,一个通过相貌很容易知悉身份的大人物!应该是

这样了,他都拥有私人飞机了。启杰,你到底是什么人呢!我们还会再见吧……

想到这里,冯可依不由“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感到又是惊愕又是羞耻,竟

然在无意识下亲昵地称呼鞠启杰,还期待与他再次见面。


    我……我还能回到从前吗!我想回到寇盾身边,我要做他的爱妻,现在的我

还有资格吗!我不管,我是爱寇盾的,我就要回去,我一定要回到同样爱我的老

公身边……冯可依一边想,脸上阴晴不定,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噗噗”地

沿着眼眶直往下落,在忧郁的俏脸上留下道道蜿蜒的泪痕。


    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哭出了声,高挺的鼻梁不住抽泣着,双肩也在微微地抖动

着。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人,看相貌是个敦厚的老实人,他觉察到身后有异声,

通过后视镜向后望去,见是冯可依在哭,不由担心地皱起了眉。所谓机场也是伤

心离别地,司机认为冯可依是和恋人或者亲人离别而伤心哭泣,便在心里感叹一

声,没有出言安慰,只是放了一首安神的轻音乐,希望能帮到冯可依。


    冯可依似乎没有察觉到车内响起轻柔的轻音乐,一边哭泣,一边想起了以前

雅妈妈跟她的对话。


    “可依,为什么你在我这里玩,会这么湿呢?你有想过为什么吗?”


    “雅妈妈,哪有啊!我……我……”


    “你也感觉到了吧!看你口是心非的样子。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吧!不了解的

人看到你的表现也许会认为你是个骚货,一个人尽可夫、不知羞耻的女人,其实

不然,你非常贞洁,是那种贞操观至上的女人,之所以你在我这里,在众多宾客

面前暴露下流的身体,摆出种种羞耻的姿势会那么有感觉,是因为在你心底,有

你爱而且爱你的非常重要的人的存在。”


    “有我爱……而且爱我的人的存在……”


    “对,他就是你的老公寇盾。可依,你非常爱寇盾,与他结婚,生活在他的

保护下是你最大的心愿吧!对持有像你这样性癖的女人来说,背叛你生命中最重

要的人,背着他做那些淫靡的事情会感到非常兴奋。何况,你来自于一个传统家

庭,是寇盾带你走上SM之路,偏偏你的贞操观念极强,于是,在我这里做一些

背叛寇盾的淫事,你会比别的女人更加兴奋,明知不应该却欲罢不能。”


    “雅妈妈,我不知道……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我这里集中的都是你这样的女人,我的判断不会错的。可依,你变

成这样,是因果,也是宿命,如果你没有遇见寇盾,也许你会嫁给一个小职员,

一生平淡地过下去,如果寇盾不给你开启SM世界的大门,你也不会背叛他。正

因为他是你爱和爱你的人,他在你心中处于绝对的凌驾地位,是你最重要的人,

所以,你越爱他,背叛他的快感就越强烈。”


    “我该怎么办?雅妈妈,我不想背叛他……”


    “从你来我这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在背叛他了。可依,醒醒吧!令你背叛

的始作俑者是寇盾,你是无辜的,如果你能回头,就把这里忘了吧!虽然那种背

叛的快感很美妙,但它是有毒的,也许,等待你的是地狱。”


    和启杰先生在一起的日子里,除了第一天,剩余的两天简直是在从未体验过

的快感中度过的,难道这就是背叛的快感吗!正因为背叛了寇盾,我才会这么兴

奋,这么有感觉而欲罢不能吗!我……我是个坏女人,我好后悔,我好想回到过

去,甜甜蜜蜜地和寇盾在一起生活,我还能回到亲爱的老公身边吗!我还有这个

资格吗……


    一想起寇盾,又爱又敬的老公那张既温柔又刚毅的脸庞便浮现在脑海里,时

而爱怜时而嗔怪地望着自己,冯可依顿时受不了了,深为自己沉浸在背叛老公的

快感里无法自拔的卑劣行径自责,心里充满了悲伤和悔恨,完全忘记了现在正在

出租车里面,像个孩子那样抽抽搭搭地痛哭起来。


    噙满眼眶的泪珠汩汩地流出来,冯可依越哭越伤心,聚集在心头的悲戚愈发

浓烈了,简直停不下来。哭了好久,冯可依才意识到现在在出租车里面,脸蛋不

由一红,连忙拿起手帕捂在嘴上,可是,一串串断断续续的呜咽声还是透过手帕

传了出去。晶莹的泪水淋湿了手掌,滴落而下的泪流更是把火红的连衣裙高高耸

起的胸襟染湿了一大片。


    终于,哭泣声渐渐小了下去,脸上梨花带雨的冯可依发现出租车不知什么时

候已经停下来了,她扭过头,向车窗外望去,自家公寓的大楼出现在眼前。冯可

依马上意识到,在自己痛哭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到达目的地了,只不过司机是个

好人,担心自己,不想惊扰到自己,便一直在一旁静静地看护自己,等待自己恢

复平静。


    “对……对不起,我……我……”冯可依瞧着令她倍感亲切的出租车司机,

眼眶莫名一红,又想哭了,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连忙鞠了一躬。


    “没什么!我女儿也像你这样,一碰上不顺心的事就哭鼻子。美丽的女士,

一次哭个够,心情好点了吧!不要太介意,世上不顺心的事很多,只要我们以乐

观的心态面对,咬紧牙关挺过去,你会发现,雨后的晴天格外晴朗。”出租车司

机脸上浮起暖心的笑容,不放心地劝慰着冯可依。


    “大叔,您说的真好,我相信雨后的晴天一定会格外晴朗的,谢谢,大叔,

您是一个好人。”冯可依郑重地再次鞠了一躬,付完车费,惶急地从出租车里跳

了下来。


    虽然出租车司机劝慰自己的话就像暖流一样滋润着心田,冯可依也是真情实

意地表达着谢意,但恢复平静的冯可依为方才大失礼仪地在车内痛哭感到很难为

情。于是,关好车门后,冯可依便快步向大楼的入口奔去。


    就在冯可依奔到入口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声轻柔的鸣笛声。冯可依停下

脚步,回头望去,只见,出租车司机摇下了车窗,探出半个身子,微笑着向自己

挥手告别。冯可依情不自禁地伸出手,一边用力地挥舞着,一边泪眼朦胧地看着

出租车司机摆出胜利的手势给自己加油,看着他欣慰地缩回车里,驾车远去。


    我能像大叔说的那样,雨后的晴天格外晴朗吗……冯可依慢慢地放下挥舞得

发酸的手臂,在心里幽叹一声,充满了不确定。


    打开房门,冯可依直奔浴室,粗暴地扯下身上的连衣裙,狠狠地扔在垃圾笼

里,然后把水流调到最大,打开了莲蓬头。强劲的水流一下子浇在头上,淋湿了

整个身体,赤裸的身上尽是一块块、一条条的绳缚和鞭打滴蜡的痕迹,冯可依感

到全身火辣辣的,似乎温热洁净的清水正在净化污浊不堪的身体。


    冯可依拿起搓洗身体的海绵泡泡,沾满浴液,长时间用力擦拭着被鞠启杰的

口水和精液玷污的肌肤,似乎这样,能洗涤掉身上的不洁,然后举起莲蓬头冲去

覆盖全身的泡沫,露出变得微红、回复绚丽光洁的身体。


    “啊!流血了,太好了,月经来了,我不会怀孕了。”冯可依定定地瞧着一

缕缕鲜血从阴户里流出来,混在清水和泡沫里面,被冲下地漏,阴暗的脸颊不由

一舒,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昨晚,冯可依与鞠启杰做爱时便感到每月一次的预兆了,但是,不见月经到

来,冯可依始终很担心,现在月经终于来了,悬在半空里的心还是放不下来。虽

说生理期前七后八,是所谓的安全期,不会怀孕,可凡事都有特例,而且,这三

天,性能力超强的鞠启杰不知在她的阴户里射了多少次精,每次射精都浇注在子

宫口上,持续的时间还长,冯可依也不敢保证不会受孕,心中的不安挥之不去。


    千万不要怀上启杰先生的孩子啊!如果真的那么巧,碰上了小概率事件,我

就惨了……最恶劣的事态莫过于怀孕,冯可依几乎可以断定,假如这次她不幸地

怀孕了,那就再没可能回到寇盾的身边了。


    我不要怀孕,我一定要回到老公的身边……怀着执拗的愿望,冯可依拿起莲

蓬头,对准自己的阴户一遍遍地冲洗着,希冀能冲掉遗留在深处的精子,同时不

停地默念着,祈祷不要发生最恶劣的事态。


               【未完待续】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